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羽绒服去哪里买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泪蝶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如意终究不久长,百花泪尽蝴蝶伤。

——引文

(一)

蝴蝶谷,沉香遍地,蝴蝶绕醉。桃花涧边,满树盛开着的桃花,在清风中摇摆着暗香,不时有各种各样的蝴蝶在花间微微的停留。远远的望去,穿过谷中离桃花涧的不远处有些许精致的楼群,古韵颇浓。只见楼群中有一高达三丈的阁楼,甚是大气,古朴苍桑的匾牌上刻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,蝴蝶楼。满楼奇珍异草,青藤缠绕,灵气正浓。

忽然,一骑马蹄声骤起,撩起一阵黄沙,只见一四十开外的大汉,骑在马上,驾马狂奔,满脸虬须,背上背着一把缺口大刀,正向谷中绝尘而来。只见他怀里揣着一封密信,满脸焦急。等进了蝴蝶谷后,立马下马,匆匆忙忙的绕过楼群,往着正中间的蝴蝶楼疾步而来。

不出倾时,就在楼群里,有一三十约许的男子,但面白无须,略显俊美。身穿浅红色华裳,富贵异常,却又气势慑人。此时正坐在在蝴蝶楼的大厅中的上位,听了跪在满脸虬须的大汉的报告。再接过从满脸虬须的大汉怀里掏出递上来的信件后,脸色泛变得奇快。他手里拿捏着一封桃花笺做成的信,此时满脸怒气,白净的脸因愤怒而变得铁青,蓦地空手一番,身旁百年檀木做成的木桌被精纯的内力一下子震成碎片。

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他的语气寒如冰霜。

“谷主,属下绝、绝不敢谎报。这是从我蝴蝶谷的最后一名弟子在断气前亲口而言。夫人和大小姐在从娘家往蝴蝶赶回时,路过落魂崖,被一群蒙面人袭击,夫人坠入落魂崖,大小姐被掳走,且一百高手全部不留,都被杀光。”虬须大汉说着说着脸上冷汗直下。他可是知道,蝴蝶谷主的冷酷绝情的。三年前年夫人临盆时,那时有一个婢女,不小心把送上来的水弄倒了,二话没说就被谷主一掌劈死。这时,出了这么大的事,他可没胆子去惹谷主。

“什么?我派了谷中的一百蓝蝶级高手,不出片刻都被杀光。”红衣男子惊奇问道,脸上的怒气更浓了,一双眼睛寒意深深。

“谷主,是、是真的。听最后断气的弟子说,那群黑衣人不下五百人,个个有着堪比他们的实力。不出一个时辰,他们就已经全部覆灭。”虬须大汉把头埋低,不敢目视红衣男子的眼神,忐忐忑忑的说道。

“废物,一群废物。我问你,那夫人和小姐现在怎样了?”红衣男子语气不善。

“夫人掉下了落魂崖,现在下落不明。小姐被劫走了,暂无音讯。”虬须大汉小心翼翼的答道,心里忐忑不安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还不快去查,查不到夫人和小姐的下落,就都别想活了?”红衣男子喝了一声,顿时把虬须大汉耳膜震得恍恍惚惚。

“是,是、属下马上去查。属下告退!”虬须大汉吓得汗如雨下,向红衣男子问候了一声,连忙告退,不出片刻,脚步声便走远。

这时,一黑衣男子,目光似剑,冷而寒,面如万古寒冰。手中拿着一把紫色的宝剑,剑气凌人,待到虬须大汉走远后,突然出现在阁楼中,神不知,鬼不觉。

“紫剑,你怎么看?是谁在对我们下手?”红衣男子看了看出现在面前的黑衣男子,淡淡的说道。

“主人,我也不知,不过最近新皇登基,不管朝廷,还是江湖,都很不安宁。”黑衣男子想了一想,便向着红衣男子敬畏的说道。

“哎!山雨欲来风满楼啊!”红衣男子叹了一叹,不只是想起了什么人,心又不禁的一痛。

“紫剑,夫人和小姐的事你替我亲自去查一查吧!尽快给我把夫人和小姐找到。”红衣男子话还没说完,只见黑衣男子无声无息消失在了阁楼中,周围的空气,依旧那么寒、冷。

阁楼处传来一声深深的叹息,最后归于沉寂。

(二)

蝴蝶谷。依旧,桃花满开,满涧幽香,袅袅不绝。

蝴蝶楼。依旧,青藤缠绕,古韵奇浓,曲云深深。

阁中,一面容白皙娇嫩,有着水灵水灵的脸蛋,看起来粉嘟嘟的小孩围着红衣男子焦急的问道:“爹爹,我听下人说娘亲落下山崖,姐姐被坏人人掳走了,是真的吗?”

“蝶儿,是真的。不过,不要难过。爹爹会把他们找回来的。”红衣男子看了看眼前可爱的孩子,心中想起了被掳去的夫人和孩子,不禁一阵悲伤。幽若幽若,你在哪里啊?你还活着吗?

“爹爹,不要难过了。蝶儿不想看着爹爹难过。我一定好好练功,一定会找回娘亲和姐姐的。”被叫做蝶儿的小孩,看见爹爹眼中隐去的一丝哀伤,稚气的说道。

“嗯。蝶儿,爹爹相信你!”红衣男子抱起了脸上泛着嫣红的孩子,心中一阵欣慰,如今幽若和小女儿都不在了,幸好还有这孩子。

几日后,谷中,蝴蝶楼。

“紫剑,消息可否准确?”红衣男子听了黑衣男子的话,只是淡淡的说道,看不出表情有什么变化。

“主人,绝对无误!明月宫联合了极邪宗,势必要将我蝴蝶谷从江湖上除名。”紫剑犹如寒冰的面孔,看着红衣男子答道。

“哎!果真如此,我就知道,自从幽若嫁给我的那一天起,就会有这样的事,没想到这么快!”红衣男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来,微微的叹道。

“紫剑,将蝶儿带走吧!找个地方,教他武功。告诉他一定要找到他母亲和姐姐,并且让他不要为我报仇。这件事,紫剑,就交给你了”红衣男子脸色突然苍老了很多,对着黑衣男子微微说道。

“主人,难道你要?”黑衣男子听后一怔,随即大叫道。

“主人,要不你带少主走吧!”

“不行,蝴蝶谷是我爹的基业。我绝不能走!”

“主人!”

“不用多说了,快带着蝶儿走,现在就走,快!”

“主人!!!”

“紫剑,虽说你是下人,可我跟你一起长大,早已将你看成了兄弟。这些年,也多亏了你。现在,这是我拜托给你的最后一件事,难道都不肯答应我吗?”

紫剑面如冰霜的脸庞早已热泪盈眶,背过身去,含着泪走出了蝴蝶楼,然后找到了蝶儿,将他抱上了马,绝尘而去,再也没回头,瞬间就出了蝴蝶谷。

蝴蝶楼中,红衣男子看着紫剑抱着蝶儿走了,这才微微一笑。转身,看着蝴蝶楼中,檀木桌上,那副画卷上的女子,一下子入了神。

只因画卷上的女子太美,完全不像是长于世间的容颜,眉如翠羽,肌如白雪;腰如束素,齿如含贝。薄唇俏鼻,眼带秋波,目含萦纡,在桃花雨中美目顾盼流转,榔榭间,粉靥生花。一丝青碧的发瀑垂然而下,一身蓝衣似堇,安之若素。

幽若,幽若,你还好吗?若是你还活着,就请保佑蝶儿吧!想着想着,红衣男子沧桑的面容里,一滴清泪悄悄滑落。

“来人,准备迎接这场生死之战”

“是,谷主,我们誓死追随谷主”

几日后,蝴蝶谷中发生了一次惊天的交战。明月宫与极邪宗有万千弟子葬身在蝴蝶谷,几乎全军覆没。本想生擒蝴蝶谷主,奈何蝴蝶谷主武功卓绝,最后触动了谷中机关,蝴蝶谷主亦身死蝴蝶谷,余下的众人几乎无一生还。

江湖上都传言,至此一战,从此天下,再无蝴蝶,再无谷。

(三)

十年后,江湖,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。蝴蝶谷,却早已沉寂了好久。

月光笼罩大地,在一座大山的后面,是高峻的绝峰,峰顶长年被白雪笼罩着,崇山峻岭隔断了与外界的联系。起伏连绵的崇山峻岭,在白雪的覆盖下,就象冰块雕出来似的,晶亮而寒冷。偶而雪地中凸出一株株罩满雪片的古松寒杉,映在一望无垠的世界,宛若一朵朵盛开的菇草,蔚为奇观。

明月初上,淡光轻撒,更将此景蒙上一层淡青,就象洗过晨雾的水彩画,透出清幽恬静气息。月无声,雪无声,松无声,人也无声。

崇山峻岭之下,一黑衣男子,略显憔悴,但依旧面如寒霜。看着远方的天空,若隐若现的月光,一阵感叹。主人,为何当初不留下我,现在,你已身死,我还活着有意思吗?当初做你的手下时,我就说过,我会是你永远的剑,为你战死到最后。

蝴蝶就在他身后,他不明白紫剑叔在感叹什么,于是道:“紫剑叔,你在感叹什么啊?是不是在想我爹,没事,我一定会为他报仇的。”

没错,这就是还未交战时,就从蝴蝶谷中逃出的紫剑和蝶儿。

紫剑看着已经刚满十五的蝴蝶,心里就充满了欣慰与自豪。少主,十六岁不到,就已经有了蓝蝶级的身手。且有着比当年主子更俊美的相貌。高挺的鼻子,薄薄的嘴唇,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。英俊的侧脸,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。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,清澈却又深不见底。肤色晶莹如玉,深黑色长发垂在两肩,泛着幽光。

更让紫剑暗暗称奇的是,少主竟然还有过目不忘的本领,教他什么东西,从来不用说第二遍。十年来,紫剑将全身所学和主交给他的蝴蝶谷秘籍,不到五年就全部学会。到最后后面,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教的情况下,就把从各个地方找来的古典文学,地理医术,琴棋书画全部教给给他。

“哎!蝶儿,现在,你也长大了,我们就一起再去蝴蝶谷中看一看吧!”紫剑看了看在眼前的的蝴蝶,微微一叹道。

“嗯。紫剑叔。那我们走吧!”蝴蝶也想再去见一见曾今生活的地方,言语也不禁一阵感伤。

说着,两人骑着马,不久就消失在茫茫的月色里。月色如霜,一直扑到天边。

(四)

一个月后,蝴蝶谷中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,还有一个少年,中年男子略显冷漠,少年看起来柔弱俊美。都看着蝴蝶谷,微微发怵。

蝴蝶谷内的桃花溪,十年了,不知这里死了多少人,连溪涧里的水也是血的颜色。而涧上的一笼桃花树,依旧开的那么冷艳。

“蝶儿,你就在这里等着。我去去就回。”紫剑说完,也不理蝴蝶是什么表情,转眼之间便消失不见。蝴蝶望着紫剑离去的身影。也没有说什么,就在这里等。

过了很久,紫剑叔也没有回来。蝴蝶不免在谷中的各个以前自己经常玩的地方闲逛。这时,在桃花溪旁,有一女子,双眸似水,却带着谈谈的冰冷,似乎能看透一切,十指纤纤,肤如凝脂,雪白中透着粉红,似乎能拧出水来,一双朱唇,语笑若嫣然,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,长发直垂脚踝,解下头发,青丝随风舞动,发出清香,腰肢纤细,四肢纤长,有仙子般脱俗气质。

只见她着一袭白衣委地,上锈蝴蝶暗纹,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绾起,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,散出淡淡光芒,峨眉淡扫,面上不施粉黛,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,颈间一水晶项链,愈发称得锁骨清冽,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。

美目流转,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,神情淡漠,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,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。

蝴蝶正怔怔的望着这女子出神,不想脚下突然踩着一根树枝,啪啦的一声,就被白衣女子发现了。

“谁?是谁在那里?出来!”白衣女子拿起放在一旁的天蓝色长剑,喝道。

“姐姐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这时,蝴蝶看见白衣女子拿出长剑,不禁连忙站出来说道。

这时,白衣女子瞥见了一个柔弱秀美的蓝衣少年,一头黑色长发,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,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。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,眼角微微上挑,虽身子看起来很薄弱,但仍是一个美少年。这时,他突然发觉蓝衣少年有些眼熟,没及多想,又想到自己刚才被他看了正着,洁白如雪的面上也不禁染起一丝红晕。

“姐姐,你真美!我叫蝴蝶,姐姐你呢?”蝴蝶傻傻的一笑。

“明月如意。”白衣女子似乎不习惯,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,轻轻地吐出几个字。

“如意姐姐小心!”这时,只见一条紫斑蛇正朝着白衣少女吐着信子,随即窜了上来,蝴蝶二话不说,推开白衣女子,自己随即被毒蛇咬了一口,就倒在了白衣女子身旁。

如意也看见了紫斑蛇,看见蓝衣少年为了救自己而被咬伤,抽出手里长剑,一阵清光过后,紫斑蛇断成几段。她随即看了看躺在自己身旁的少年,面容的苍白,心中不禁有了一丝疼惜。

“别动,我去给你找药!”说着扶起了蝴蝶,找到了桃花涧里的一个山洞,然后将他安置好。就往山洞外走去。

(五)

她深知有些伤可以温柔慰藉,另一些却永远也不会痊愈。无以慰藉,她愿陪他一起沉沦。

明月宫。明月一般的宫殿,琉璃色渡在明月宫外的匾额上,分外妖娆。日光时光都在明月宫内宝石般的流淌。

有一白衣女子正朝着宫内走来,女子来到明月宫的大殿,只见大殿上坐着一美艳的中年女子,眯着丹凤眼,虽风姿袅娜,但面若冰水。

“如意,你来这有什么事?”中年女子看了一眼白衣女子,睁开眼缓缓说道。

“宫主,我想问一问紫斑蛇毒该怎么解?”白衣少女看了看中年女子,尊敬的说道。

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罢了!告诉你也无妨,这紫斑蛇毒异常难解,世上只有江南药王谷的药王可解。”中年女子说着说着,看了看白衣女子,像似想要看出什么。

“嗯。宫主。如意知道了。如意告退。”白衣女子说完,出了明月宫,骑上马就连忙往桃花涧赶去,片刻不敢耽误。不一会,只剩下一阵风沙。

明月宫。大殿。琉璃色如常。

“碧云,你去看看如意她在做什么?如意毕竟是那个人的孩子,我们不能掉以轻心。”中年女子看了一看如意走的那个方向,回过头来对着一个容貌姣好的身穿碧衣的中年女子道。

“宫主,我们当初把如意掳来的时候,就给她喝下了我们明月宫的明月销情酒,让她没有了以往的记忆。对她已经够可怜了。为什么还要去管她呢?”被叫做碧云的中年女子有些疼惜的道。

癫痫到底能治愈吗
治疗癫痫吃左乙拉西坦能好吗
癫痫发作主要有哪些

友情链接:

红情绿意网 | 恶搞西游记图片 | 冰冻西瓜 | 海外买点卡 | 电容式料位计 | 北京东莞 | 灵山门票团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