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你听说了吗心裳 >> 正文

【丹枫】假戏成真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吻着李思梦唇的张家良,眼睛却看着似乎是喝醉了的林之秋。

“张家良,你就这么急不可待吗?”林之秋见在众目睽睽之下张家良和李思梦又搂又啃的,她忍无可忍,忘了自己刚刚还在装安静和深沉。

“林之秋,你管得也太宽了吧?我是你的什么人?别说我现在和谁在接吻了,就是我和谁上床,与你有关系吗?”张家良见林之秋如水的双眸里除了愤怒还有泪花在动,他的心里有种痛。脸上露着狰狞的笑。说完了的他俯下头去把怀里傻了的李思梦一顿啃。

“张家良,祝你们幸福,李思梦,算你狠。”林之秋在几个朋友的搀拉下,离开了酒店。

“啪啪。”随着两声响亮清脆的声音,餐厅里的人又一次探头向最里间的包房张望。

“张家良你太不要脸了!你为什么这样做。”用力推开了张家良的李思梦狠狠甩了两个耳光给他,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包,头也没回地走了。

“李思梦,对不起,我……只想……”张家良被李思梦打得脸火燎燎的。话继断续续说了一半咽了回去。一扬脖喝空了杯子里剩下的半杯酒,起身上了巴台,买完了单后,走出了酒店。他明显地听到有人在窃窃的小声议论,背后肯定有不少人在指指点点。算了,随他们去说去吧,为了爱情,做什么都是值得的。

夜在渐渐加重,开着车的张家良不知身该归向何方,漫无目的地正开着。

“请你停车。”一名交警竟然向他挥手示意,慌忙间的一个刹车,脸差点撞在了方向盘上。

“验酒驾。”交警小跑地从后面上来,礼貌地行了个礼。

“我没喝多,只是一杯而已。”张家良对着交警的仪器哈着气。

“好了,您可以走了,我们例行公事,安全行驶人人有责,远离酒精,珍惜生命。”交警见他的酒精测试不超标,敬了个礼,又向下一辆车走去。

“警察叔叔再见。”张家良冲着走了的年轻的交警喊了一嗓子,此时他突然后悔,为啥自己不多喝点酒,今晚就有地方住了。

上哪去呢?林之秋那个温馨的小屋自己恐怕一时半晌地难进去了。张家良此时真的好想知道,林之秋是否会明白自己对她的爱,是那么的刻骨铭心。

张家良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里。父亲母亲都是一所大学的教授。从小对他可以说要求得非常严格。尤其是在他成年之后,天天苦口婆心地劝他,不要早恋,大好时光不要浪费,有精力好好学习,将来有个好工作,好女孩有的是等等,张家良的耳朵里天天都听起了茧子了。成长期的他逆返心理非常强,下决心早日摆脱父母的约束。终于熬到了考大学,父母的意思让他考本地的院校,可张家良的心早想飞出去,远离父母,越远越好。就这样他从南方温州考到了东北。

一直到大学毕业,他就是腊月廿九回家过完春节,不到开学他就会返回学校。寒暑假都在餐厅打工,一来是为了挣点零花钱,最主要的是不愿意回家听父母说的那些他可以写成一大本书的话。

大学毕业后,他留在了一汽工作,是一名机器安装师。父母见他一年也回不来家几次,十分想他,为了把他调回到身边,逼他回家相亲,还以妈妈得了绝症骗他。后来张家良信以为真,在十一放假期间回了一趟家,才发现是父母演的一出双簧戏,一气之下,他告诉父母,自己已在东北有了女明友了。春节带回来给他们看。

为了物色女友,张家良真是煞费了心机,他虽从小父母管得严,但潇洒的外表使他在上中学时就是个招蜂引蝶的主。

可他还算听了父母亲的话,直到上大学,也没敢把感情投入到任何的女孩身上。

直到有一天和林之秋的偶然相遇,彻底地被她征服了。

也许是机缘巧合,在张家良和父母说了春节回带女友给他们看的第二个礼拜天的中午,张家良这时已在一汽工作了三个年头,有了自己的一台车,不算豪华且也不低档,他没有用父母的钱。

他从单身宿舍出来,开着车东瞧东望看着街面上的店铺,他想吃口东西,最近没胃口,母亲总是晚上一遍遍的微信,让他把女孩的照片发过来,让他们先看看。张家良甚至想在网上随便弄个图片蒙混过关算了,但还是以各种借口推托了。

“吃碗面吧!”张家良看见了一个牌子。杨州拉面。他四下一看,把车停在了一处空的停车位上。谁知道,还没等他下车,一辆电动车竟哐地一下撞在了车的左大灯上。当时车灯哗啦一下。张家良赶紧下车一看,车灯碎了。

“你怎么骑车的?”看这人个打扮是个送外卖的。头上戴着帽子,全付武装。

“啊!对不起先生!”一个女孩子娇嫩的声音,随着她的头盔被取下来,一张近乎完美得不能再美的脸出现在了张家良的视线里。

“世上真有这么漂亮的脸。”张家良被眼前的那张像花朵一样,正在满眼露着乞求光的脸惊了一下。

“你,是送外卖的?”张家良有些不相信,凭着这张脸,可以做演员的。

“是的,先生。”她已搞下了帽子,又长又黑的头发梳成了马尾辫。

可不知为什么?就在女孩儿摘下帽子的一瞬间,她的帽子竟从手中又滑落到了张家良车的机盖子上,又划了两条明显的印,落到了地下。

“怎么了?这是?”女孩儿的声音有些颤抖,好像在哭。

“你没吃饭吗?”张家良感觉到了什么。

“是的,我接了七十单,需要一直送,没有空闲,晚了没有好评。今天完了,单也送不到了,还得赔钱。”女孩儿再次抬头时,眼圈红红的。

“你以这个为生吗?”张家良没有说赔钱的事。

“你别问了,我想知道,我得赔你多少钱?”女孩儿有些不耐烦了。

“我们先吃饭,吃完饭再说好吗?”张家良也有些饿了。

“可我还有订单没送。好吧,你等一下。”说着话的女孩儿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。

“喂!思梦在吗?我……”女孩看了张家良一眼拿着手机走到了远一点的地方。

“给谁打电话?”张家良现在对这个女孩有了兴趣。

“我的姐妹,她一会过来,接我的单子。我和你处理事儿。”女孩子的大眼睛里有了一丝光。

不一会,又一辆电动车开到了张家良车的旁边。

“之秋,你没事吧?”这个人没有摘帽子,听声音也是个岁数不大的女孩儿。

“我没事,给这是订单,千万送到。如果你忙不完,再想办法。”女孩把一张纸递到了后来的女孩手里。

“知道了,之秋。拜拜。”说完话,这个女孩看了张家良一眼,骑上电动车走了。

“你说怎么办吧?”张家良和女孩儿一人吃了一大碗面。在吃面的过程中,张家良问了这个女孩儿的姓名。林之秋,一个非常好听的名,和她的人一样给人以清新爽目的感觉。

“我的车是新买的,虽不十分豪华,但也是我的挚爱。”张家良的心里有了一个盘算。

“那得多少钱?赔?”林之秋眨着大眼睛,眼里多了担心和不安。

“大灯,划痕,喷漆……”其实,张家良的车完全可以走保险的,他没有这么做,在一点点地扩大着范围。

“啊!对了,你的车没保险吗?”林之秋的眼睛一亮,她像看出张家良有意要讹诈她,忽然发现了救命草。

“被你说对了,我没有保险。也不跑长途,就是单位和宿舍之间,花那笔钱干什么?”张家良解释着。

“为什么这样想?车能买起?算这个帐?快说?多少钱?”林之秋眼里一下子变成了失望。

“少说,三千。”张家良没敢多说,怕她报警。

“这么多?够我一个月跑外卖的了。”林之秋低下了头。

“我真没有多算你。”张家良露出怜悯的眼神。

“可我没有这么多。还要交食杂费。写个借条可以吗?”林之秋怯生生地看着张家良。

“借条?让我想一想……”张家良卖了个关子。“这样吧,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,我可以考虑,不要这笔钱?”张家良猜到她可能是个在读生。

“什么事?别有非份之想。”林之秋似乎看见了眼神里有些诡异的张家良没安好心。她看了一下周围,还好,有不少人在用餐。他不敢怎样。

“借你当我的女朋友,春节陪我上温州过年。”张家良的声音压得很低,近乎耳语。

“啥?借你当女朋友?”林之秋的声音近乎是喊的,清脆悦耳,引来不少人的回视。

“小声点,好不好?”张家良特喜欢东北女孩的不作做,还有豪爽的大嗓门。虽少了南方女孩的温柔,可他喜欢。

“只要过春节的那几天吗?”林之秋的眸子里一亮,她似乎在算了一下帐。

“对,只要三天,不也许四天。”张家良觉得还得有坐车的时间。

“我答应,用写张字据吗?”林之秋欣然同意了。这在张家良意料之中的。

“当然了,万一你反悔了怎么办?还有,我如何能联系上你,留下联系方式,QQ,微信,手机号,相互保留。”张家良在单纯的林之秋面前,可以称之为老谋深算。

“可以。”林之秋把自己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写在了协议上。

“学生,大四的应届毕业生,旅游管理系的。”张家良看了林之秋留下的地址,也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她。

日子在繁忙中一天天过去,一晃到了大雪纷飞的季节。这天又是一个周未,张家良闲着没事,忽然间想起来林之秋,有种想见她的冲动。

“在吗?有空出来一下吗?”张家良第一次给这个微信昵称“秋之韵”的发了一条信息,自从上次互加了友好之后,他们几乎似忘了对方一样,谁也没有联系对方。

“在。”林之秋辞了外卖的工作,自从和张家良出了撞车的事。她不敢骑车送外卖了。

“我想见你。”张家良打出了四个字。

“你是不是反悔了?我可没有这笔钱。暂时。”林之秋竟然以为张家良是管她要钱来的。

“不是,放心。君子一言,何况咱签了约的。”张家良确定了一下。

“那就好,在哪见面?”林之秋发了句语音,甜甜的。

“老地方!嘿嘿嘿……”张家良也用了语音,还止不住笑了两声。

“杨州拉面?”林之秋带着问号的一句语音。

“那还有哪!”张家良飞出了四个字。

半个小时的等待,林之秋身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,一条黑色的紧腿裤,一双半矮筒的皮靴,脸蛋白里透着粉红的站在了张家良身边。

“你……走着来的?”张家良这时有些后悔,自己为什么不去接她。

“不远,二十五分钟。”林之秋搓着冻得通红的双手,又弄了一下有些凌乱的长发。今天她没有扎马尾辫,如瀑的青丝垂在腰部以上。

“快坐。”张家良示意林之秋坐他对面。

“有事吗?找我?不是说好的腊月廿八左右的吗?”林之秋的眼里清纯得如一潭水。

“我……想咱俩还是应该多见几次面,常联系一下……免得到时候被父母看出破绽。”张家良吞吞吐吐,有些在强找借口。

“可我有我的事要做,还有,我男朋友回来了,我得陪他。不然被他发现了不好。我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。”林之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的无奈。

“你有男朋友?”问完了这句话,张家良觉得自己问得可笑之极,像她这样的美女,怎么会没有男孩子追。

“嗯。”林之秋只说了一个字。

“那……你为什么不让他为你还债?”张家良很想知道。

“我的事,我自己解决。”林之秋的眼神里露出来的是果断。

“服务员,来两碗面。”张家良从林之秋有些发干的唇上看出来,她早饭可能没吃。“先喝杯水吧!”他伸手从餐桌上拿起一壶茶水,倒了一小杯,放到了林之秋的面前。

“谢谢!”林之秋感激地看了张家良一眼。

“今年,还要陪你男友吗?”张家良也品了一小口茶,清新柔香,好像是茉莉花茶。

“晚上,他来接我。”林之秋的眼神里有了一丝羞涩。

“你们……感情很好吧?”话一出口,张家良的心不知为什么酸酸的,有种喝了半瓶子醋的感觉。

“还行。”林之秋的眼神在躲闪着什么。

张家良敢肯定,林之秋在说谎。

“你还在送外卖吗?”张家良话锋一转。

“不送了。我怕再出事,得不偿失。”林之秋端起茶杯,放在了唇边。

“你家是这的吗?”张家良想多了解一些这个女孩。

“不是,我家在乡下,一个偏远的山村。”林之秋抬起了头。

“噢!农村的孩子,上学肯定辛苦。”张家良有了些同情心。

“小时候上学,我家离学校很远,要走十多里的山路。中午没吃过一顿午饭,妈妈会给我炒玉米花带,用砂子在大铁锅里炒,稣稣的那种。”说到这些时,林之秋的眼里闪烁着的是对童年的那份留恋。

“你原来这么苦?”张家良不由得心生怜爱。

“你自己在勤工俭学吗?”张家良见服务员把面放在了餐桌上,他把一双筷子从纸筒里取出来,放在了林之秋面前的碗上。

“谢谢!是的,从我上大一开始。”林之秋又一次送来感激的目光,让张家良的心里不由一动。

“爸,妈,这位就是我的女友,林之秋。”腊月廿九下午,天近黄昏。张家良和林之秋回到了温州他的家乡。

“这么漂亮的女孩子?”张家良的妈妈尽量说着普通话。她上下打量还是穿着厚厚棉服的林之秋。

“妈,您不要一直看,她会害羞的。”张家良牵着林之秋的手,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癫痫病吃什么药能治好呢
老年癫痫该怎么防御
奥卡西平片多少钱一盒

友情链接:

红情绿意网 | 恶搞西游记图片 | 冰冻西瓜 | 海外买点卡 | 电容式料位计 | 北京东莞 | 灵山门票团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