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娇兰批号 >> 正文

【海蓝·小说】走出迷雾

日期:2022-4-2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【〇】

这是上世纪末,发生在偏僻山村靠山屯里的故事。

靠山屯的西南角有一片茂密的河柳,一簇一簇的树丛间有一小块稍高出周围的空地,这是土地庙的遗址。现在这里虽然只剩下几块庙的基石,但偶尔仍会有人偷偷地对着这几块顽石三拜九叩,留下供品香灰……

【一】

喻强把自己的衣服装进一个黄色的旅行袋里。一只满是裂口的粗糙的手按住:“好儿子,你不能不走吗?”

喻强看着母亲,心里十分烦恼。心想,不走我这三年的手艺不是白学了吗?

整整三年,他在镇上拜师,学成了出色的瓦匠。一些朋友在市里的工地上组织了建工队,要盖一栋二十几层的现代大楼,一心巴火让他去。他的心早就痒痒了。在这农村里,东家垒墙、西家搭炕的有啥出息?他也一心要出外见见世面。可是,父母双亲不忍让自己的独根苗苗离家远行,并且答应了田姑娘的求婚。他又不由得恨起田姑娘来,这个鬼丫头用什么招法拢住了父母的心?

“啪”的一声,一只杯子摔在地上。父亲气呼呼地骂道:“翅膀还没硬呢就不听老人的话。没良心的东西,我真白养你这么大。你要走,就别回来,算我断子绝孙!”

母亲哭了起来,哭得揪心。喻强更烦了,一屁股坐在炕边。母亲边擦着泪边说:“儿子,这门婚事你要实在不同意就退了,也别走哇!”

“不同意?有什么不同意的?也不搬块豆饼照照你的熊样!田姑娘哪点配不上你?”

“对象对象,就知道找对象。我才二十,不出去闯闯有啥出息?”

“呸!你算什么出息?连爹妈的话都不听还知道出息?”

喻强气得脸通红,一扭身转过脸去。

门口传来脚步声。不用看,准是田姑娘来了。果然,甜甜的声音:“大叔、大婶。”

母亲忙擦脸笑起来:“田丫头,来,来。”

父亲也温和了:“打家来?”

“嗯。”田姑娘走到喻强的身边:“强哥,怎么了?”

喻强没理她。她又转向父亲母亲:“大叔大婶你们别生气了。强哥不会走的。”“你说是吗强哥?”她又轻轻推了喻强一把,甜声蜜语地问。

喻强长叹一声,不知如何是好。

趁此机会,母亲打开旅行袋,把衣服拿了出来,又放回柜子里锁上了。

一只大锁在晃动,喻强的心也在晃动。一只盼着远飞的鸽子锁在笼子里。

【二】

今晚的月亮十分圆,又十分亮。眼前的小溪跳跃着,银光流淌着。温暖的夜风擦着喻强的汗水。

“强哥,你真好。”

喻强看着身边的田炎炎,嗯了一声。

田炎炎把手搭在他的肩上:“我理解你的心——想出去闯闯。我以前也想考大学进城市。”

“那你咋不考学?”

“当时家里太穷,父亲病故不久,母亲又有病。”

“现在你还应该学习,还可以考学。”

“不啦。有你这么个好人,这一辈子也就满足了。”

“你真爱我吗?”

“看你说的。你人好,心眼儿好,又会手艺。”

喻强叹了口气。

田炎炎又娇吟吟地说:“不要走了,我会给你幸福的。你看李虎,出去几年不也回来了吗?还不如咱俩在一起成家立业,多好。”

喻强看着身边的炎炎,似乎这才发现,她长得这么美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多么招人喜爱。他那颗远走高飞的心又飞回来了。人生就是这样,哪有事事如意的,有这样好的姑娘在一起,也就行了。

“炎炎,我不走了。”

“那太好了。”炎炎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
喻强的脸热乎乎的,不由得搂住她:

“明个儿我帮你学习,让你考学。”

“不,我哪儿也不去,就守着你。”

“炎炎,咱们都年轻,不学习哪能行?你学文化,我学手艺。多好!”

圆圆的月亮,躲到云后,身边的小溪欢快地流淌,夜是这样的美。

【三】

喻强从镇上回到靠山屯,天已经很晚了。他抱着一摞刚从镇上为炎炎买来的复习资料直奔田家。

刚一进门,炎炎就迎了出来。

“给。”他把书递给炎炎。

“哎呀!”炎炎跳着脚,惊叫着:“你真好。”她把书紧紧地贴在胸口,闭上了眼睛,进入了自由的美妙的世界。

喻强冷不防亲了她一口,她咯咯地笑开了。

炎炎把喻强让进屋里,没有去喊醒进入梦乡的母亲。

“哎。”喻强发现田家的墙上挂着一张六寸的大照片,在东北师范大学的校门旁站着一男一女。“这是谁?你家亲戚?”

“不是,是我读高中时的同学和她的男朋友。你怎么搞的?身上这么多土。”

喻强这才发现自己的膝盖、身上都是土:“你家的道咋不修修?刚才摔了一跤。”

“摔疼了吧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瞧把你摔的,明个,我就修。”

“不,还是我修,你学习吧。”

炎炎调皮地眨眨眼睛:“你修就你修,这是条爱情之路。”

……

年轻力壮,修修路算什么?更何况是条爱情之路呢。于是,喻强一有空就往田家跑。一锹锹一筐筐伴着他的汗水铺在路上,可是他的心里却是甜甜的美美的。

“强哥,歇会儿吧。”炎炎端了杯水过来。

喻强擦了把汗:“不累。”接过杯子,一饮而尽。啊!甜的,甜到了心里。他也甜甜一笑,挑起土筐跑了……

【四】

时间过得飞快。

田家通往大道的小路早就修好了,田炎炎也背起行李迈进了师范大学的大门。喻强的心里顿时空空落落的。炎炎走的第二天他就迫不及待地提起笔:

炎炎——我思念的心上人:

你好!一路顺风吧?到校后一切都好吧?

你刻苦地自学,不懈地努力,终于进入了大学的门槛,为我们田喻两家争了光,为我们这穷乡僻壤争了光。

请你把心完全放在学习上,不要惦念家,我尽可能地多往你家跑,照顾好你的母亲,不,也是我的母亲。

你很有才气,相信你一定能够取得好成绩,有所发展有所作为的。

炎炎,千言万语也道不尽我对你的爱呀!

……

此刻,你也一定在像我思念你这样思念我吧?我多么盼望你的来信呀!祝你学习进步!

思念你的人:喻强

喻强总觉得时间太长了太慢了,一个月比一年还难熬。他盼着她的回信,有时竟傻呆呆地站在靠山屯前边的岔路口,向城里方向望去。

终于盼来了,喻强捧着炎炎寄来的小包,心花怒放,好像捧着炎炎那漂亮的脸庞。他忙打开,里边却是几本自己送给她的书。他的心一沉,又看到一封简短的信:

喻强同志:谢谢你的帮助。你的感情,我终生难忘……

他眼前一黑,书失落在地上。

【五】

失落了书本,失落了爱情……

喻强收拾起自己的衣服,一件件地放在旅行袋里。母亲仍在哭哭啼啼的:“别走了。田姑娘变了心,咱再找个好的。”

喻强不作声,只是干着自己的事。出走的决心已定,不能再呆在家里白白地度过青春。如果早些出去,那二十几层大楼也有自己的一砖一瓦。啊!梦。这一年来梦一般地过去了。梦就是梦,它不是现实,又毫无意义。是该早些醒来,早些破碎了。

他提起旅行袋向门口走去。

“孩子,等等你爹。他见不着你多难过。”

他站住了,昨夜又和爹爹发生了口角。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。于是,一个赌气一个大骂。可是今天一大早爹爹红着眼睛出去了,一直没有回来。不回来更好,省得再吵再骂。“不等了。告诉我爹,我在外闯几年就回来。”说完,大步地走了。

早晨的雾这么大,五米开外都辨不清人影。喻强提着旅行袋,在雾海里游着。小小的靠山屯被甩在后边,还有那条小路。他头也不回地穿过柳林。

“土地爷,你管教管教我那不听话的儿子吧!我就一个儿子,不能走哇。天啊,我做了什么孽啊?!”

喻强停住脚步,他仔细分辨,影影绰绰地看到土地庙那几块顽石前,跪着的正是自己的爹爹。爹爹对着石头鸡啄米似的磕着头,前边几缕香烟慢慢地升腾,在老人的头顶盘旋着。

路,伸向雾中。一双沉重的脚步,奋力地踏开雾的迷蒙……

黄石癫痫病研究所
癫痫病最先进治疗方法
癫痫病的治疗办法都有哪些呢

友情链接:

红情绿意网 | 恶搞西游记图片 | 冰冻西瓜 | 海外买点卡 | 电容式料位计 | 北京东莞 | 灵山门票团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