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宝宝脚外翻 >> 正文

【荷塘】卖咸菜的女人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1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(一)

下午,李琴按往常的时间出去卖咸菜,踏脚三轮车,上面是用铝合金做的架子,有顶,四面玻璃,挺高的,想越过马路到对面自己常年出摊的位子上,人们已习惯到这里买她的咸菜。刚出街口,一辆电动车向他急冲过来,李琴一扭车把三轮车跑偏了,没有注意路边停着一辆轿车,她还算眼快没有直接撞上去,但是,把车刮了一道印子。

她想拦住骑电动车的人,但那人已溜走了。

好事的人们围了上来,见车上没人,纷纷说道:

“走吧!你知道这是啥车吗?”

“快走吧!等着赔钱呀!”

“咳!你赔得起吗!”

“你这女的咋就不走哩!”

李琴的眼泪快出来:“我、我刮了人家的车!走合、合适……”

“不走?你就等赔人家吧……”

一些好心人不住地催她还是快躲了吧。女人一时也慌了神,推起三轮车就要走,人们赶快给她让路。然而,晚了,这时,一个中年男子一把拽住了她的三轮车,说道:“想溜?下来!”

她心慌的厉害,几乎是从三轮车上跌下来的,不敢看对方的脸色,低着头,带着哭腔:“大哥!我不是故意的,我赔!我赔!”

中年男人拽着三轮车,盯着眼前这个被吓坏的女人,就说:“你真的赔?

“我赔!”李琴急忙从书包里往外掏钱,掏了半天就是一把零票子:“大哥!我就这么多了!全给你。”

“就这点?你知道我这车值多少钱吗?”

她摇了摇头。

“告诉你!我这是宝马车!”

李琴就是一惊,慌忙抬起了头,直直地看着对方,眼泪被吓了出来。

中年男人在李琴抬头的一瞬间就被女人的美丽闪住了:他眼睛一亮,一个出奇漂亮的女人摆在了他的眼前,心就是一颤,不由叹道:好漂亮的女人!

“大哥!你行行好!”

男人此时已把拽着三轮车的手下意识地松开了。

眼前的女人梨花带水,一绺头发散落在面颊上,漂亮的眼睛带着愁苦,身体有些颤栗,一件白色的工作服掩盖不住那楚楚动人的样子。他的心软了,说道:“你先别哭好吗!”

女人还是一腔的害怕,只是不住的叨念:这得赔多少钱呀,我的天呀!

男人到笑了笑,让女人别害怕,就问:“你说是公了还是私了?”

李琴一听这都是要命的办法,眼泪躺得更多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

男人忙说:“咱私了可以吗?”

李琴不置可否。

男人就问她有多少钱。她回答没有多少钱,中年男人说:你出门不带钱?李琴只得说:“我就二百的零钱和这辆三轮都赔给你,再没有值钱的东西了,真的!”

男人却爽爽地一笑:“真的没有值钱的东西了?”

李琴茫然地看了看这个男人。

男人大胆地拍拍李琴的肩膀:“算了!你也别哭了,我不让你赔了,真的不让你赔了!你叫什名字呀?可以告诉我吗?”

李琴犹豫着。一时想不透这个男人的心思,吱吱呜呜地没有说出口。男人知道这个女人还是对自己不放心,就说:“不说也不要紧,我也不问了,你不就在这附近卖咸菜吗!”

说完,男人挤出人群开着自己的宝马走了。

李琴没有心思卖咸菜了,懵懵懂懂地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的家,公公问她,她回:不舒服。一连好几天她没敢出摊子,怕那个男人反悔了再来找她要钱。老人问她:为啥?她说不为啥,累了不想去就不去了。老人脾气好,没有多说,就说,那你就休息吧!我去。

她忙拦着公公:你也别去了。

李琴不说缘由就是不让出摊。老人没有多说话,就给上班的儿子打电话,儿子也说:不让去你就别去了,别问理由了行不,回去跟你讲。

老人有些生气。

(二)

她嫁过来也五年了。

婚前,她生活在小城外面的乡下,乡下的女子都愿嫁到城里来,她在外面也打过两年的工,向往城市里人的生活。由同村的一个婶子做得媒人,她就嫁了过来。

男方祖辈就是小城原始住户,在老城区有自己的房子,占地不少。男方相中了她的漂亮,女方看中了他们一家子都在城里生活,于是,就自然而然地到了城里,男人对她相当地不错,爱惜她的漂亮和善良,一天到晚地疼不够,结婚头十天,男人硬是没有出门,一直守着她不时地和她缠磨。

女人挺满意这城里的日子。

头一年,男人啥也不让她干,她屡次说这样呆着也不是个办法呀,闷得慌!他舍不得自己光鲜亮丽的女人抛头露面,心里不踏实。这年,公公出去卖咸菜闪了腰,李琴就对男人说:“让我出去卖咸菜吧。”

男人不舍,耐不住李琴的磨鼓,就答应让她试试,李琴一听就像个欢快的小鸟,蹦蹦跳跳,抱着男人还亲了一口。头几天,男人也不去上班,请了假就在一旁看着和帮着她熟悉斤两。

公公在家里备置咸菜的原料,她就干上了这小买卖。

那一年她咸菜卖的多,她每天欢快地出去,唱着歌子回来,还不住地对公公叨叨现在的咸菜挺好卖。她计算过了,自己一天能赚百儿八十的。

公公对她讲,前些年咸菜生意更好做,人们吃惯了大鱼大肉,对小咸菜开始感兴趣了,那时咱家的小咸菜格外好卖,如今不行了,别看你卖的不少,比那时差多了,如今都说咸菜含亚硝酸盐,对身体不好,吃腌制品的人少了,生意淡喽!

李琴不去想象那时有多么的红火,她满意现在的收入。

一个礼拜后,她才壮着胆子蹬着三轮去了街面,没有去原来的地方,怕他来找麻烦。新的地界生意不好,没有多少熟识的客户过来。她一想,这样不行呀,那个男人有的是钱,说话兴许会算数的,也许事情就真的过去了。

第二天又回到了原地,生意不错,熟识的客户问她这几天咋不出摊,她说自己有些不舒服。

下午,她刚摆出摊子,就看到那个中年人从自己的宝马车里钻了出来。李琴下意思地蹲在了地上,身子被自己的摊子遮掩住,双手抱头,深深地埋在双腿中间,大气不敢出。

“买咸菜!喂!”有人说话了。

她不敢抬头,更不敢说话。

“你卖不卖咸菜?喂!喂!”

“不卖了!”见这个男人逼得紧,只得说话,怯怯地。

“呵呵!真不卖了?别害怕!我不是朝你要钱来的,真的,我要买咸菜。”

李琴只得站起来,胆小地看着他,只见这个男人满脸微笑,一副慈善的样子,手里拿着一张百元的钞票。

他手指腌黄瓜说要二斤。李琴没有报价,慌乱地装了满满一塑料袋,递给男人。他问多少钱?她回:不要你的钱。

男人笑了:我可不是来揩油的。

女人不敢接茬,就愣在了那里。

男人就说:你也别犯嘀咕了,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,更不是个穷气的人,那么点修车钱我是不在乎的,好了,我不讹人。最后他问女人的名字。

李琴看着男人似乎没有歹意,就稍稍放宽了心,报出了自己的名子。男人默记了一遍,就拿出自己的一张名片递给了她,李琴慌乱地接了过来,飞快地扫了一眼,见是个董事长,叫王秋实,啥地的董事长也没有看清楚就说:“你是个当官的!”

他笑了:你叫我名字就是了,别客气。说完就走了,他钻进自己的汽车,在里面一直盯着这个漂亮的女人,见她还傻愣愣地站着没有反应,就笑了。他对这个女人有一种莫名的激动。

一连三天,王秋实都过来买上二斤咸菜,然后和女人说几句话就走。

李琴那天把他的名片没敢拿回家,怕让男人看到,她有一种莫名的胆怯,就把名片压在了咸菜罐子底下。男人三天两头过来买咸菜,她也不敢多问,猜着董事长一定爱吃咸菜。

慢慢地她就不再怵他了。

这天,他又来了。她就给他秤咸菜,没想到他说今天不买了,李琴笑笑,把咸菜倒回盆里,他却说:“你送货不?”

女人不知所终,只是看着他,不知如何回答。男人说:“是这样的!我想为我们工地上的民工买些咸菜,你能送过去吗?”

李琴喜出望外,连连说没问题。王秋实就让她明天上午先送五十斤,并告诉了她要找的人和地址,没有想到的是男人最后朝她要电话:“你能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吗?需要了我会找人联系你的。”

他把号码输进了手机后还是没有走的意思,就和她拉开了家常,他说有时间请你吃顿饭好吗。

李琴听后笑了:“俺没有出去过!”

“你呀!我请了你不就是出去过了吗。”王秋实又说:“我就觉得你卖咸菜屈得慌,你这样漂亮的女人,不该干这个。”

“俺不会别的。”

“不会就学吗!”

李琴没有再说啥。

第二天下午刚出摊子,她的电话响了,一听是王秋实,就问要多少咸菜。那头的男人笑了:笑她就知道咸菜!男人告诉她今晚请她吃饭。

“王领导!开啥玩笑”她称他为领导了。

男人说不是开玩笑,晚上在街口来接她。

女人一直犹豫是不是该去吃饭。一段时间以来王秋实帮了不少的忙,还想着让他帮着扩大销路……

晚上,女人编了个瞎话,自己就出去了。

(三)

已到深秋,眼看着就到了冬季,天气还温暖如春。

李琴前些日子弄了个做咸菜的方子,她根据方子开始改良,试着做了一些分给亲戚六邻的人吃吃试试,都反应说好吃,这才放心了,然后就把方子仔细地写在一个本子上:

芥菜10斤切细丝。盐1袋。老干妈辣酱1瓶。味精1袋。独流1袋。糖、芝麻、花生豆适量。姜蒜适量,切片。放罐子里闷盖三天,三天后翻一次,再闷一天即可。

最关键的地方由她自己摸索出来,那就是闷置时间的长短才是节点,三天后,芥菜里的辛辣味全部释放了出来,吃起来有一种芥末的气味环绕嗅觉,和辣椒的辛辣混在一起吃得起来特爽。她给它取了个名字:辣芥鲜丝。

这天,她带上自己的新品种去出摊,先给王秋实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自己有了新的品种问他要多少。男人却说:“你别卖咸菜了,到我这里来吧!我给你留了个位子!明天你就过来找我!”

女人一听,沉吟了一会,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他,知道这男人的心思,也怕自己的男人不相信自己了,前几次出去吃饭老公差点就要翻脸。

她犹豫了。

“喂喂!我给你五千的工资,不少了,年终还给你红包!你过来吧!明天!记好了!”

她说:“你给我两天的时间,我得准备一下。”

“后天我就要出门了,我还想带你一道去开会哩,如果这样,一个星期后你再来,我等你。”

她把生意交还给了公公。

老公始终不同意她出去,无奈李琴说自己会小心的,不合适就回来,到最后李琴痴痴地笑了,老公没好气地说,笑个屁!她回嘴道:“笑你小心眼!老怕戴个帽子,也是的,怕啥?天冷了,戴个帽子暖和。”

......

她在王秋实那里上班三个多月了。

王秋实是房地产开发商,也是这个小城实力最强的开发商,同时在本市有着几处在建的工地,还是市人大代表。

他的公司在市郊,第一次过去时她为他的办公地点的环境惊呆了。

临街的一栋不太高的办公楼,有六层吧,面积不大,当她在前台说是要找王秋实时,一位打扮入时的姑娘把她领到了后楼,映入眼帘的是一处花园,虽然是深秋,但由于天气暖和,这里草木还算葱郁,人造的假山上是流水瀑布、土山上草木遍地,幽幽的曲径是由不大的涂成黄色圆石子铺成,七环八绕,一条通亭廊,另一条通向小楼。花木有蒙古栎、西府海棠、柿树、白蜡树、五角枫、碧桃、丁香等,当时她想要是到了春天该是多么的漂亮呀!

王秋实办公楼是栋独单的三层别墅式建筑,古朴典雅。

李琴没有想到王秋实就在自己的小楼内给了她一间宽敞明亮、装修考究、家具豪华的办公室。

她的工作就是他的助理。

要到年前了,李琴挺忙,因为董事长忙她也必须忙,这天刚上班,王秋实就告诉她要出门去省里,有一个房地产的研讨会,她问几天。王秋实说看吧,当天回不来。告诉她该准备的东西一定准备好,李琴知道这次去省城的另一个任务是看望老关系。

“这次你就自个开车吧,练得如何了?给你配的车手续都办好了。”他说。

“还行!”李琴笑了。她刚进公司,他就托人给她弄驾驶证,没有去考证却很快就办了下来,只是她不会开车,他就催她练。她也练得勤,也就学会了。

其实,这次出门就他和她。她没有多问,宾馆订在省会的迎宾馆。白天参加了一天的会议,晚上,他请客,来了一个官员和秘书。第二天他又请客,这次来的人多。第三天下午他陪她逛了超市,她没有东西可买的,舍不得多花钱,倒是王秋实买了一副镶钻的项链。晚上他独自出去了,到十一点她要睡了,他才回来,就来敲她的门,她说睡了!男人说有事。李琴不能不开门,开门后见他有点酒气,面颊泛红,他是一个长相不错的男人,这时看上去更是神采奕奕。

“又喝酒了?”她说。后给他沏了一杯茶。

“出去就得喝!”他直直地望着她,眼里含着一种暧昧的异样,他说:“这几天累坏了吧!”

李琴见他这样的眼神今天又开始泛滥了,就说:“你喝多了!回去睡吧!”

他没有理会,只是笑着,从衣兜里掏出了下午买的那副项链:“喜欢不?”

她没有说话,可她感到自己的心按不住地狂跳了起来……

“这项链只有配最你合适,你这样的漂亮!”他的呼吸也在加快。

“不,不!我不能要你的。”

“别先急着拒绝,你听我说。”他站在李琴的面前,声音有些颤抖,由于激动脸色更加的红晕:“你知道我的心吗?我一见你就喜欢上了你,为了你,我没了自己,我真的好喜欢你,我还要送你一套房子,先半价给你,我考虑好了,就是为了让你和家人好有个交代,我完全可以白送你一套的,琴!我真的好爱你!过后,我可以以红包的形式给你补回去,琴……”

“董事长!你有老婆的,我也结婚了。”李琴有些慌乱。

她没有遇到过这样赤裸裸表白的男人,以前也遇到过不少对自己有心的男人,可是,这个男人让她一时……

她有些犹豫,也许是迷乱。

李琴一直坐在床上,低着头。王秋实一边表白一边扑了过去,整个身子压住了她,双手把她抱得死死地,嘴巴贴上了她的脸颊。

李琴被王秋实的烈火眼看着就要点着了,不由自主地软在了床上。他感到自己就要成功了,胆子也就更加地大胆……

突然,“啪”地一声,一个耳光响彻了这间星级客房。

......

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,李琴又开始了卖咸菜。

她回来了,离开了王秋实。

在她的摊子上挂着一块小黑板,上写:最新咸菜品种:辣芥鲜丝。

成人癫痫小发作的症状
哪里有正规的癫痫专科医院
癫痫病患日常保健方法

友情链接:

红情绿意网 | 恶搞西游记图片 | 冰冻西瓜 | 海外买点卡 | 电容式料位计 | 北京东莞 | 灵山门票团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