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宝宝脚外翻 >> 正文

『流年』错爱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1

天蒙蒙亮的时候,素玉醒了。她看看身边睡得正香的女儿,悄悄地起身,简单地收拾一下,轻手轻脚地扛起锄头出了院门。

此时,半空中一轮圆月斜挂着,白亮亮的月光照得脚前的路一片惨白。素玉脚步轻快地走着,心里生出几分欢悦。今天,是星期天,女儿不用上学,她可以从从容容地将玉米地里的草锄完,把女儿换下来的衣服鞋袜洗净晾干,还可以割斤肉包顿饺子吃。想起女儿吃饺子时那副馋样,她的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。

一路急行,到了地边,素玉觉得身上热乎乎的、眼前雾蒙蒙的,她来不及喘口气揩把头上的细汗就抡起了锄头,将自己的身子弯成了一张弓。

五月的天气已经有了几分热度,很快,她的衣衫湿透了,慢慢地头发也湿成一缕一缕的。看着地里黄瘦黄瘦的玉米苗一个个抬起了身子,她红透的脸上挂上了舒心的笑意。

不知不觉,太阳升起老高了,正沉浸在劳动中的素心无意中抬头一看,心里“哎呀”了一声,“糟了,怕有八九点钟了吧,女儿一个人在家呢。”

她顾不得没锄完的地了,匆匆忙忙地往家走。这时天大亮了,不时遇到三三两两的村人,男人见她湿透的衣衫紧紧地裹在身上,勾勒出曼妙的曲线,便将眼珠子粘在她身上,半天拔不下来;一边的老娘们不高兴了,就啐一口恨恨地骂:呸,弄那骚样给谁看!自己的男人不在家,指望着勾引别人家男人呢,真是个不要脸的骚货……

这样的骂素玉听多了也麻木了,自从她的男人出外打工常年不回来,就有不三不四的男人围着她转,自然这骚货狐狸精的骂声也多了。她记挂着女儿一个人在家还没吃饭,没心思理会这些爱嚼舌的老娘们。只在心里说:“骂吧,惹火了老娘,我就真勾引你家男人看看,让你们天天打、天天骂,让你的日子过不安生。”

素玉有这个本钱,虽说结婚十年了,孩子也十岁了,可她就是不显老。腰是腰腚是腚,身子苗条得大姑娘看了都眼红;皮肤白嫩白嫩的,怎么晒都不黑。都说素玉是投错了胎,她在夜静更深独处寂寞时摸着自己白嫩的肌肤也黯然神伤,这样水嫩的身子,咋就没男人疼呢?

素玉正匆匆走着,前面,一个小小的身影扑了过来:“妈妈,你干什么去了,我都做好饭了……”正是女儿小雨。

素玉撂下锄头一把将女儿小小的身子揽入怀中:“是吗?我的小雨太能干了,走,咱回家吃饭去。”母女两个有说有笑地手牵着手往家走,刚才的不快早被扔到爪哇国去了。

2

“妈妈,我想跟你说个事。”小雨嚼着干硬的馒头,小心翼翼地看着妈妈的脸。

“什么事,说吧。”素玉夹一筷子干萝卜条,咽下口里的饭。

“我们快过‘六一’了,我想……”

“想什么?想表演节目?不行,那影响学习。”

“可是妈妈……”

“没什么可是的,你就跟老师说,说妈妈不同意,怕影响你学习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什么啊你,小小年纪倒学会顶嘴了,妈妈的话也不听了?快吃饭,吃完饭写作业去!”素玉心头忽然莫名地涌起一团火气,瞪着眼朝女儿吼。

小雨被妈妈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住了,嘴角抽搐了两下,慢慢地放下筷子,含着两汪泪退回里屋去了。

“我这是怎么了,冲孩子发什么火啊。”素玉呆坐着,眼泪不知不觉爬了满脸……

“雨她娘,雨她娘,在家吗?”随着声音,院门吱呀一声开了。

素玉吓了一跳,手忙脚乱地揩净脸上的泪痕,探头出去一看,却是前街的五婶。五婶是个热心肠的人,家境不错,男人在城里上班,手中常有几个闲钱。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,只要求到她的门上,她总是尽力相帮。她的男人排行老五,因此小一辈的人见了她总是恭恭敬敬地称声“五婶”。

自素玉嫁到这个山村,五婶就和她格外投缘,隔三差五的就来坐坐,也帮她解决了不少难处。

她一看是五婶来了,不敢怠慢,忙起身招呼道:“呀,是五婶啊。五婶,你可有阵子没上我这儿来了,快进屋里坐。小雨,小雨,给你五奶奶拿凳子啊。五婶,你看我这屋里乱的,啥都没收拾呢,你先坐会啊。”

小雨应声搬张小板凳从屋里送出来:“五奶奶你坐。”

“哎,小雨乖。哟,这咋的啦,嘴上挂个油瓶子,你妈又训你了?说给奶奶听,奶奶帮你出气。”

“奶奶,没事的,我做作业呢。”

“这孩子就是懂事,又用功,将来准有出息。雨她娘,你可有福了。”

“啥懂事啊,五婶,你可别夸她。小雨,写作业去。”

见小雨进了里屋,五婶四处打量了一下:“你家大强子还没回来啊。”

素玉一愣:“没呢,他签的是十年的合同。”

五婶一瘪嘴:“你啊,就是太老实了,净听你那铁公鸡公婆蒙你。”她身子朝前凑了凑,压低了声音,“听说他们那批出国打工的早就回来了,你家大强子跟着老板去了南方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这还有假?听说,前儿还邮钱回来了呢,你公公去取的。他怕人知道呢,捂得死死的,是你那烂眼圈的婆婆说漏了嘴。”

素玉叹一口气,眼圈红了:“这些年,我就没见他一分钱。算了,他心里早没我了,我也不指望他了。要不是为了孩子,我早离开这个是非窝了。”

“哎,你这人咋回事啊,大强子是你男人,他挣钱养家天经地义。你那铁公鸡公婆也太不像话了,贪多少是多呢。要我说,你得跟他要去。你若张不开口,要孩子去要,小雨可是他亲孙女,骨血连着的,他可赖不掉。”

“谢谢你五婶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可我那公公婆婆是知道的,当年,因为多花了他家两千块钱,差点儿吃了我。现在大强子对我无情无义的,多半也是他撺掇的。也是我没出息,嫁到这样的人家,这是命啊,我认了。”

“你啊,你咋这样想呢,真是个受欺的命。苦了自己不算,你就不替孩子想想?你看小雨,跟着你,吃没好吃穿没好穿的,可过过一天好日子?”

“可是五婶,我……唉,这也是她的命,没投生到好人家。”

五婶的脸一下子拉下来,看素玉的眼神就像看一堆扶不上墙的烂泥,“算了,是我多嘴,我不说了,家里还有一大摊子的事呢,我走了。”

“五婶……常来啊。”素玉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将挽留的话吞回肚里,她知道五婶是好心,今天是特意来找她挑事的,可自己孤儿寡母的,哪惹得起那样的公婆?

素玉的公婆,是村里出了名的难缠的角儿,这两口子,也真是没白成两口子,一个抠得要命,一个尖得出奇,还专爱胡搅蛮缠,占小便宜。谁要是不小心惹了他家,就是干骨头也要被刮下二两油来,人送外号“一对铁公鸡”。想起这两口子,素玉心里就哆嗦,当年的那一幕,如噩梦般刻在她心里,怎么抹也抹不去。

3

少女时的素玉,聪慧温婉,清丽脱俗,单纯得如一张白纸。那时,琼瑶的电视剧风靡大江南北,有大胆的男生便给素玉写情书,但她从来连看都不看,总是随手撕碎丢掉。如是几次,男生便一个个知难而退了。没了骚扰,素玉每天安心地扎在书堆里,以优异的成绩博得了老师的青睐和同学的羡慕。

时间过得飞快,一转眼,素玉读高三了,高考马上临近,她的学习生活更紧张了。

那天,素玉像往常一样最后一个离开教室,一边走还一边思索着一道未解开的数学题。猛然,她的肩膀被撞了一下,接着听到一个粗鲁得有点无礼的声音:“喂,听着,我喜欢你。”随着声音递过一张折得很漂亮的纸,有点霸气地说,“这是我写给你的情书,不准不看啊。”

素玉一抬头,看到一张美得有点邪气的脸,这人便是王强。

要说这王强也算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虽说是来自农村,但由于生了一张漂亮面孔,从小被父母捧在手心里,养成了骄纵不可一世的性子;家里又有几个钱尽着他花,所以他入学不久便成为让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,在整个学校大名远扬。而这些,一心扑在学习上的素玉是不可能知道的。

此时,素玉看着王强,心里有几分讨厌,又有几分好奇,将那纸条在手心里揉搓了几下,终是打开了。一下子,少女的心就被那精美的文辞俘虏了,眼中有了亮晶晶的东西。

王强摇晃着身子,若无其事地走远了。此后,每天,在同一个地点,他都要送给素玉一封情书,措词越来越大胆,口气越来越火辣。

少女的心,总是敏感而多情的,何况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!慢慢地,素玉迷恋上了王强的情书,一天不看便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浑身不自在;慢慢地,树阴下,小桥边,多了一对相依相偎的身影。

在一个迷人的午后,在一片幽静的小树林深处,王强索取了素玉的处子之身。

看着自己身下的处子血,素玉吓坏了,她再也无心理会王强,整天心神恍惚、闷闷不乐,成绩也直线下降。

两个多月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,素玉吃惊地发现自己身上的那个竟然一直没来,她联想到自己这几天的头晕、恶心、呕吐,不禁大吃一惊,莫不是怀孕了?一个正读高三的女孩子能有多少主张,况且这事也是见不得人的。于是,在极度恐慌的情况下,在王强爱情谎言的欺骗下,为了所谓的爱情和脸面,素玉在正值高考的关键时期,做出了一个令她至今想起都后悔莫及的决定:退学,跟王强去他的小山村。她没有想过她的母亲知道后会有多痛苦,没想过老师会有多惋惜,也没想想王强能否给她幸福,就这么贸贸然地决定了她的终身。

那一年,素玉二十岁,正是花一般的年龄。

儿子回来了,尽管带回了一个花枝般的女孩子,但高中毕业证没了;而且,俩人年龄不够,办结婚证托关系又花了2000元。为此,王强的父母认为自己做了一笔赔钱的买卖,整天拉着个脸,但看在未来孙子的份上总算没对素玉恶语相向。

结婚后,素玉才发现,原来自己根本没怀孕。她的月经本来不是太正常,每个月都要拖那么几天,那阵子心情紧张、焦虑,所以这月经一拖再拖,越拖她越害怕,越害怕越紧张,再加上那几天气候变化,她体质虚弱有点感冒,就造成了怀孕的假象。

王强知道了倒没觉得怎么样,反正他还没做好当爹的准备呢。他妈可不干了,她心疼儿子的毕业证和那2000块钱啊。当天晚上,这个烂眼圈的老婆子就一头闯入儿子家,对着素玉一阵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丧门星啊,我这哪是娶儿媳妇啊,分明就是找了个丧门星。你咋就那么贱那么等不得啊,你离了男人不能活啊,合着伙来骗我老婆子啊,我的2000块钱啊,没听个响就没了。你个丧门星啊……”王强一见他妈上门,知道没好事,早就偷空脚底抹油躲了。素玉哪受过这个啊,她可是新媳妇啊。男人不在眼前,自己又不好意思还口。羞得她只剩哭的份了。这老婆子见媳妇不还口,越发觉得对方心里虚,骂着觉得不解气,扑上来狠狠地在媳妇身上连掐带拧闹了好一通才愤愤地离去了。

晚上,素玉躺在床上,摸着自己身上隆起的伤,哭了半宿。想着公婆的狠毒、男人的无情,寻死的心都有了。可是,这条路是自己选的,抱怨谁呢。没办法,只能一天天熬了。

真要过日子,素玉才发现,王强是个一无是处的浪荡子,整天游手好闲、东游西逛,什么事也不会干,什么事也不爱干,油瓶子倒了都不知道扶。家里家外所有的活计,全压在素玉一个人身上。有时素玉说他两句,他就恶声恶气的,什么难听说什么,素玉气不过,和他吵,竟招来他拳脚相向。她的公婆看见了,不但不劝,反而在一边火上浇油,什么“犯贱”“狐狸精”“勾引男人”“欠揍”,包括哪天和村里哪个男人说了句话、笑了一声,都被当成罪证一骨脑的从那烂眼圈的婆婆嘴里滔滔不绝地倒出来。这样的日子,啥时是个头啊。夜深人静之时,想起自己的苦处,素玉每每哭湿了被子。直到女儿小雨出生,她才觉得日子有了点盼头。

4

正午的阳光热辣辣地照着,照得人身上暖烘烘的。素玉机械地搓洗着衣服,想着心事,流着眼泪。不知不觉,一大盆衣服洗完了,时间也过了中午。想到该给孩子做饭了,她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,擦干脸上的泪痕,将一大盆洗好的衣服晾上,这才捶捶累得酸痛的腰,边喊着“小雨”边走向灶间。

连喊两声却听不到女儿的回应,她奇怪了,抬手一掀里屋的门帘:书包、作业本整整齐齐地摆在炕上,人却不见了。

这孩子,哪去了呢?她从来也没有不打招呼自己跑出去玩过啊。猛然,想起上午五婶来过的事,她心里一激灵:坏了,小雨准是找她爷爷要钱去了。

想到那凶神恶煞般的公婆,她什么也不顾得了,把围裙一扔冲出屋去,朝村西头奔去。刚走到半路,迎面碰上小雨低着头,慢慢腾腾地朝这边走来。小雨看到她,“哇”地一声哭了:“妈,爷爷骂我,说我是小丧门星,是讨债鬼。他还骂你,说了好多难听的……”她的头“嗡”的一声大了,拖着小雨的手没好气地往家走,一进门,她就憋不住了,顺手在小雨的身上拍了两下,厉声问道:“你去讨钱了是不是?谁让你去的?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,专干些丢人现眼的事。”

“妈,你干嘛打我,我没错。他是我爷,他拿的是我爸的钱……”小雨一反常态,边哭边大声地反驳着,“妈,我知道,你不让我‘六一’表演节目,是因为没钱买演出服……同学都笑话我,说我是没爸的孩子,呜呜——人家过‘六一’都有新衣服,就我没有。那是我爸的钱,你不去要,我为什么不能要?呜呜——他不是我爷,我再也不喊他爷了……他从来不给我东西,也不给你东西,他还老上咱家来要东西……呜呜——我没做错,你为什么打我?……”

周口癫痫病医院排名
托吡酯能长期服用吗
癫痫病发作如何护理

友情链接:

红情绿意网 | 恶搞西游记图片 | 冰冻西瓜 | 海外买点卡 | 电容式料位计 | 北京东莞 | 灵山门票团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