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奥运会格言 >> 正文

【筐篼文学】那个早晨(微小说)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“吱呀”一声,卧室的门开了,早晨的阳光照在哲的脸上,他那刚洗漱过的面颊上挂着笑,有雪花膏的香味钻入菱的鼻孔。

“宝贝,起床啦!”哲穿着米黄色的棉睡衣,站在门口,望着熟睡中的菱,嘴角挂着温暖的微笑。

“嗯,好。”菱还处在半醒状态,脑子正迷迷糊糊的。

“老婆,天亮了,起床啦。”哲走到菱的床前,弯下腰,手轻轻地按在菱的身上。

“噢。”菱嘴上应着,人,还在熟睡中。

吱呀一声,门又轻轻带上,哲转身出去了。一会儿,门又开了,哲端进来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:“宝贝,你渴不渴啊?起来喝杯牛奶吧。”哲坐在床沿上,侧身对着菱的耳朵说。

“老婆,再不起来,你上班要迟到了。”哲声音大起来。

菱一惊,猛地从床上跳起来,踩着地板跑进衣柜找衣服。

“衣服在沙发上呢。”哲提醒说。“今天天冷,多穿点。”哲站起来说。

天气冷了,衣服左一层右一层地套,真是麻烦。菱套完毛衣套保暖衣,再套羽绒服。缩着脖子走到了客厅,抬头望一眼墙上的石英钟:“好啊,你个骗子,上班还有半小时呢,你早早骗我起来干嘛?”

菱走到哲跟前拽了一把哲的耳朵,哲裂着嘴,笑着拽开菱的手。

冬天的阳光像到了晚年的老人,失去了力量。窗外的玻璃上挂着斑驳的霜,哲走到窗前看了看,回过头看了一眼菱身上的羽绒服:“宝贝,冷吗?”

“有点冷,可能刚起来吧。”菱坐在沙发上,不停地搓着手。

“改天给你买件新的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“你喜欢穿三件套的那种吗?前几天我在商场看好的,质量、款式都不错。”

“老公买的我就喜欢。”

“来,吃早饭吧。”哲说着走进厨房,端出两碗热气腾腾的鸡汤,外加两只鸡蛋饼,在菱旁边坐下,于是,他们一起喝鸡汤,吃鸡蛋饼。

“冬天喝鸡汤暖和,多喝点。”哲说。

“不仅要穿暖,还要吃饱。你看,刚喝了半碗鸡汤,你的脸色就红润了。”哲摸了一下菱的脸颊,眼角洋溢着欢乐的弧线。

“够不够,不够我碗里还有。”说着,哲把自己那喝了一半的汤碗推到菱的面前。

“我够了,你喝吧。”菱说。

“锅里还有一块鸡蛋饼,你也吃了吧。”哲起身走进厨房,用筷子夹来一块鸡蛋饼,放在菱的盘子里。

菱一边吃着,一边细看了一下哲。高个子,平顶头,发质较硬,理发师给哲理发时都得踮着脚跟,理好的发,哲要求,必须在同一水平线上。脸形呢,偏长一点,要是你不太计较的话,算是英俊的。当然,生气拉脸的时候肯定不好看。眼睛,柔情的时候似三月的春水,凶狠的时候如寒冬的冰棱。

吃完饭,菱把碗和盘子收拾到厨房,洗净后,放进到柜子里。哲转身进了卧室,整理床铺,收拾屋子。菱拿起扫帚,跟在哲后面开始扫地。

“老婆,你休息去。这地板你扫不干净,留着我来。”哲转过头来,示意菱坐到沙发上去。

哲收拾完毕,走到门口,换上棉皮鞋,拿起鞋柜上的车钥匙说:“宝贝,我下楼去了,把你的车先预热一下。”“咚咚咚”他转身下楼去了。

菱打开卧室的后窗,朝楼下望去。对面楼顶上的白霜已渐渐散去,黄中泛红的树叶上跳跃着阳光,泊在车位上的汽车被上班簇们陆续地开走了。车子已经发着了,哲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只刷把,一边刷着车上的灰尘和露水一边和后面楼上的邻居打着招呼。

“天啊,还有十分钟。”菱摸起手机一看,急了,换上鞋立即冲下楼。

哲钻进车内,正在用抹布掸座椅上的饼干屑子。菱一把拉过哲:“快,别刷了,我要迟到了。”菱钻进车里,扯上安全带,立即挂档加油门。

“不准走。”哲脸色陡的大变。菱回过头,吃惊地看着哲。

“你挂的是几档?”哲站在车门口,狠狠地盯着挂档面板问,眼里露出咄人的凶光。

菱连忙转换变档杆,把三档换成一档。

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菱坐在驾驶椅上,望着车窗的正前方,冷冷地问。

“走,跟我到驾校去练车。”

“不去,我要上班。”

“今天班上不准去了。”

“我去不去你管得了吗?”

“你去试试看?”

“怎么着,还强制啊?以为你是谁?披着羊皮的狼。”

哲两手交叉搭在臂弯处,背对着菱,站着。声音像从地下隧道的深处传来:“相不相信,我今天能打你。”

菱从锁孔里拔出车钥匙,拎起包,悄悄出了车门,拐过一幢楼后,朝大街上走去。

有效治疗癫痫的办法
突发癫痫时急救
柳州癫痫病治疗中心

友情链接:

红情绿意网 | 恶搞西游记图片 | 冰冻西瓜 | 海外买点卡 | 电容式料位计 | 北京东莞 | 灵山门票团购